青羊电子版

一海相隔半世纪 舅侄从未谋面 台胞傅兆康在青羊认亲

发表时间:2018-05-30 16:25 来源:新青羊 责任编辑:何梦里
一海相隔半世纪 舅侄从未谋面

台胞傅兆康在青羊认亲

  “5.20”是一个适合表白的日子,有人选择在这一天表白爱情,有人选择在这一天表白友情,而来自台湾的53岁台胞傅兆康特地选在这一天以替母寻亲的方式表白亲情。这天早上,他在青羊区罗家碾街85号院里,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母亲的亲弟弟——舅舅程明高。“母亲7岁离开成都,8岁去往台湾,直到她去世都未能与家人再团聚,那些在异乡的日子,她内心一定非常思念亲人、思念家乡。今天,我终于替母亲圆了这个归乡梦。”傅兆康激动地说。

  惊喜找到三个成都旧地址 他心中燃起寻亲希望

  “哎呀,真没有想到,我都这个年龄了,还能和姐夫、侄儿见到面。”罗家碾街85号院一户50平米的房子里,今年77岁的程明高老人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说,他头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眠。客厅里一个不大的茶几上摆满了时令水果,“这些都是我老伴今天早上现去买得新鲜的,天气热,他们来了吃了解渴。”程明高老人口中的“他们”就是他从未谋面的亲姐夫和亲侄儿——他二姐程秀群的爱人与儿子。程明高家中有四姊妹,他是老幺,而二姐程秀群排行老三,“二姐是1939年生的,比我大两岁,她7岁那年跟到舅舅去了贵州,第二年就听说舅舅带着她去了台湾。”程明高说,那年他才5岁多,还不记事,“只是印象中二姐的眼睛有点‘对’。” 

  “舅舅,我来看您了!”在罗家碾街85号院门口,程明高终于见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亲侄儿,两双手握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可是让程明高有些失望的是,姐夫并没有一道而来,询问得知姐夫已于2000年过世。将侄儿迎进家中,两人除了相视而笑,半天也说不出什么话。 

  “我来晚了,舅舅,你不会怪我吧?”傅兆康十分愧疚。“如果十多年前我就翻到那几个地址,就能早一点与舅舅相见了。”傅兆康是在父亲生前留下的小笔记本里看到舅舅家的地址和联系电话的。“父亲去世之后的那段时间,我也曾翻阅过他生前的笔记,但不知为何,并没有注意到与母亲相关的地址和讯息。那时至今,已十多年了。”傅兆康说,去年12月的一天,他重新翻看父亲留下的东西,偶然在一本泛黄的小笔记本里发现了舅舅的地址。 

  回忆起母亲,傅兆康说:“1968年,我三岁时,母亲去世。说实话,我基本上没有母亲的概念,但我很想念她,也想回去看看她曾经的故乡和亲人,但没有任何线索,这种思念,只能埋藏于心里。”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傅兆康对母亲的思念越深,为何母亲独自来台湾,她的亲人在哪?这个从小萦绕在傅兆康脑海的问题,愈加清晰并困扰着他。直到翻到那本尘封了多年的笔记本,看到了那三个成都的地址,傅兆康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寻亲的希望。

  没料到这么快便找到舅舅 他早已订好22日回台航班

  在父亲的笔记本里翻到成都的旧地址时,傅兆康就动了到成都寻亲的念头。“在找到地址之前我就定好了今年五月到成都观鸟的计划,心想如果趁此机会找到母亲的家人,还能见上一面那就太好了。”傅兆康是台北市野鸟学会志工,经常到云南、青海、西藏等地观鸟。 

  于是,傅兆康一边积极为成都之行做准备,一边通过大学同学黄雯旺联系到成都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黄健宏,请他帮助寻亲。“当时听黄雯旺说他有同学在成都工作、生活多年,我就拜托他一定要帮我联系找找看。”傅兆康说,另外一边,他又将寻亲的想法告诉了负责五月观鸟行的成都导游小何,希望可以多一条渠道打听。 

  青羊区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青羊区台办”)副主任潘广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来自成都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成都市台办”)和成都导游小何请求协助寻找程明高的信息。“当时我从两个渠道收到的都是同一张照片,一看就是翻拍的笔记本,上面是手写的两个成都地址,一个是抚琴,一个是三洞桥,因为这两个地址现在都不属于青羊区,所以我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成都市台办。”潘广云说,成都市台办又请金牛区台办协助寻找。 

  就在金牛区台办工作人员全力寻找之际,4月27日,第二张照片传到了潘广云的手机里。“这张照片上面,原来黑色笔迹的三洞桥地址被划掉了,下面用蓝色笔写着‘石人小区罗家碾街85号’,我一看就很激动,立刻联系了府南街办。”潘广云说。 

  眼看离动身赴蓉的日子没几天了,可要寻找的亲人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我当时已经有点失望了,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去成都,如果等不到好消息,就自己亲自去找一找。”傅兆康说。5月6日,随观鸟团一起,傅兆康第一次来到了成都——母亲的故乡。当晚,傅兆康走在春熙路步行街,“我看着火锅店,心里想的却是母亲。母亲过世50年了,我才来到她的故乡,很愧疚!” 

  就在傅兆康随团行动的时候,青羊区台办通过街道、社区正在逐户排查和实地查访。5月8日,傅兆康还在卧龙观鸟,突然接到了好消息,青羊区台办在罗家碾85号院里找到了他的亲舅舅程明高。“当时真是百感交集,很激动,很开心,不过,还是有些惭愧!”结束在唐家河的观鸟活动后,5月19日晚上,傅兆康回到成都,期待着和舅舅一家见面。

  怀念母亲对成都倍感亲切 他会带台湾家人来蓉团圆

  “因为母亲过世很早,父亲很伤心,他偶尔会跟我们讲母亲在成都的故事,却一直不肯回来,我想,他是怕触景生情,更加思念母亲。”傅兆康说,如果不是在父亲的笔记本上翻到母亲成都亲人的住址及联系方式,他都不知道父亲还与母亲的亲人有联系,“父亲一直没有告诉我,地址也没跟我说。” 

  “1947、1948年时,家里和姐姐一直有通信,直到1948年来了最后一封信,直到她随舅舅去了台湾之后,信息就断了。”程高明回忆往事,“再后来就是1993年,家里写信通过舅舅转给姐夫,这才又联系上了。联系上才知道姐姐已去世多年。”1993年到1997年间,程明高一直与姐夫有着书信来往,“总共六、七封信的样子。”书信来往间,程明高得知姐姐生了两个儿子,还看到了姐姐的结婚照及全家福,姐夫重情义,在姐姐离世后独自抚养两个儿子而并为续弦。1997年,程明高的母亲去世,两家的书信来往又断了。“那年我给姐夫写信告知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姐夫还给我汇款5000元让我将母亲厚葬。”程明高说。 

  1994年三洞桥的家拆迁,程明高一家搬到了抚琴居住,1998年又从抚琴搬到了现在居住的罗家碾街85号院,一住就是20年。“幸亏我们没有再搬家,不然侄儿根本找不到我们。”程明高说,姐夫当时记录的电话号码还是七位数,而成都早都已经是八位数的电话号码了。

  在四川这么多天,傅兆康觉得待着特别舒服,“川菜好吃,不管大城市还是小地方,都好吃!我现在终于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爱吃辣,大概因为母亲是成都人的原因吧。”傅兆康笑着说,成都人和善又热情,成都这座城市也很时尚,“父亲的家乡在云南,那边我们已经回去过七八次了,而成都我是第一次来,以后一定会常来。” 

  因没提前预料到这么快能找到亲人,傅兆康已经预订了22日回台湾的航班。他说:“剩下的时间没有安排其他行程,就想多陪舅舅聊聊天。”傅兆康告诉舅舅,自己的女儿在读大三,儿子也已高三了,等暑假有时间,会带上家人过来团圆。 

  (马周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