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羊电子版

成都漆器:三千年工艺 现代的传承

发表时间:2020-01-09 15:41 来源:新青羊 责任编辑:何梦里
成都漆器:三千年工艺 现代的传承

漆器遇上宝马 匠心演绎美好

  “精巧叹加工,玲珑生万物。”这是郭沫若先生赞美漆器的语言。漆器历史悠久,成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经穴漆人就是一件漆器,漆人被学界认为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最完整的经穴漆人。

  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的漆器工艺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宽窄巷子对面的蜀华街有一个专门生产漆器的厂——成都漆器厂,距今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了,在简陋的厂房里依然延续着几千年的工艺,他们用匠心演绎着几千年的斑斓。

  传统与创新

  翻开成都漆器的微信公众号成都漆艺,其中有一条写着2019年成都漆器工艺厂的同事们带着“成都漆艺”去其他城市最多的一年。

  土耳其、泉州、无锡、苏州、杭州、湖州、嘉兴、常州、南通、泰州、保定、北京、哈尔滨等地到处都有成都漆器厂成员们的身影。

  “大家带着漆器和制作工艺走出去,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一个大的飞跃,但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王岳峰说,走出去是让更多的人了解漆器,认识漆器厂。

  这些年,漆器厂在坚持传统工艺不变的情况下,跨界汽车、房地产、餐饮等行业。

  与宝马的合作可以说是跨界融合的一个典范。

  “BMW大型豪华车的历代演进,自近百年前的诞生伊始,就已经自带了奢华贵族气质;成都漆器传承有序的三千载前世今生,也充满了古蜀先民和天府之国居留者们对美好生活的幸福想象。”王岳峰和宝马中国的培训师在为嘉宾分享工艺之美的同时,也都从双方各自传承千百年的历史积淀出发,与大家共同畅想了成都漆器和BMW的未来之路。

  “BMW中国对在地传统文化实践的深刻体验,对忠诚客户潜在需求的积极把握,本质上是对市场主体长生命周期的尊重;成都漆器对跨界合作的开放心态,对物质文化载体传创使命的固执坚守,本质上是对文化复兴的底层逻辑的自觉。”王岳峰说,无论是工业文明的王冠明珠,一如BMW之悦享驾趣;还是传统手作的国家非遗,一如成都漆艺之回归复兴,机械化带来的是更快的服务,给人们带来惊喜。手工艺带来的是慢的享受,给人们带来平静。快和慢,惊喜和平淡,正好组成了丰满的人生。

  兴衰与坚守

  在蜀华街72号,有一个小院,稍不注意就擦肩而过,“成都市漆器工艺厂”几个大字在岁月的洗礼下略显斑驳,走进一看,里面还保留着20世纪的格局,稍微恍惚,还以为回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成都漆器厂,漆器手艺人在这里不厌其烦地描金、螺钿、雕漆、堆红……

  成都漆器多次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外国首脑友人,享誉海内外,被誉为“东方艺术瑰宝”,同时,它还作为国宝陈列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四川厅,不少珍宝被中国美术馆珍品馆收藏。

  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漆器厂就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20世纪50年代,相关部门将成都漆艺手艺人聚集起来,于1954年组建成都漆器合作社,1956年正式改名为成都卤漆厂,最初主要是作为礼品出口以及兑换外汇。60年代初,成都漆器经历了第一次低谷;70年代,因国家大力发展工艺美术,成都漆器再次迎来辉煌期,并正式更名为成都漆器工艺厂。

  可是好景不长,成都漆器厂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遭遇了停产局面。现任成都漆器厂总经理,人称王厂长的王岳峰说,“那几年里,有很多老师傅都暂时做了其他工作,但心里始终念着成都漆器厂和成都漆艺,并坚持在家中继续制作漆器,尹利萍就是其中的一个。”在成都漆器厂恢复生产后,任凭公司老板如何挽留,尹利萍执意选择回到漆器厂工作。此时的漆器厂很多老工人纷纷离开了,工资水品偏低,即便这样,凭借心中对漆艺的热爱和执念,更多的漆器人继续留在了这里,从未轻言放弃。

  2006年5月20日,成都漆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一批次进入名录的还有咱们四川的川剧、蜀绣、绵竹木板画、四川清音、四川竹琴等等。成都漆器又重新恢复了活力和生机。

  倔强与改变

  与宝马合作,与房地产公司合作,与高校合作,开设体验课程,越来越多的人近距离了解了漆器,这让漆器厂也在不断地适应这种变化。

  “以前销售不足,销售上去了,又担心产能不足,越来越多的人来我们厂里,漆器厂陈旧的外表又配不上丰富的内涵。”王岳峰说,发展是为了有能力解决下一个问题,漆器厂的所有成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这样一点点地做出努力去改变。

  2019年底,漆器厂要启动厂区的一期改动,而且还要在厂房里建一个咖啡馆,当三千多年的漆器工艺遇上咖啡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很多人都期待着。

  厂区的改造,跨界合作,漆器厂在不断地创新和改变,也有漆器厂一成不变的东西,那就是漆器本身的工艺。

  很多人问王岳峰漆器的工艺有多少道工序,事实上每一样产品的工艺都不一样,他不能给出一个固定标准的答案,这就是漆器的与众不同。

  “我们坚决不改变自己的任何工艺,用漆器最好的料,工艺精益求精。”这是王岳峰的倔强。不了解漆器的朋友,没有办法理解,做漆器为什么不能机械化。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大概是因为“大漆是一种很有性格的材料”。做好一件漆器,需要在反复的实践中去了解大漆的这种性格,不能快。在摸清它的脾气之后,也只有我们的双手,才能让大漆保持特有的形态和质感,让这种自然的气息不被破坏。

  (陈静 报道 图片由成都漆器厂提供)